?一
    如果一定要用一種顏色形容朱奇峰,一定是正紅色,一種帶著熱烈的顏色。

    你一定很少見到這樣的人,用自負來形容似乎也沒什么問題,但他自帶強烈的渲染力,讓你不愿去質疑他的信仰。

    很難說朱奇峰是個工科男還是個文科男,他的辦公室一塵不染,窗明幾凈到不會阻擋任意一絲陽光灑落;角落的衣架上整齊地掛著幾件換洗的西裝,還有幾條顏色各一的領帶等待被“翻牌”。整個中午,朱奇峰似乎一直身披耀眼的紅袍走在一條通天坦途上,周圍并無任何競爭者。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地盯著記者神采奕奕,描繪著未來的信息化教育世界。他坐在清睿“口語100”不大的辦公室內,坐姿筆挺地跟記者“指點江山”。

    “我們從沒有像沒頭蒼蠅亂撞一樣的‘摸索’,我們清晰知道我們的方向和道路,并高效推進”,在教育大方向的把握上,朱奇峰極自豪,“把教育往前推進的同時,還要把教育往正確的方向推動,真正培養未來人才的核心素養,這一點上,我們做的很好”。

    朱奇峰是“學霸”的范本級代表。不管老師講什么,他都一聽就懂,善于舉一反三,考試成績輕松秒殺同學。順利進入中國的頂尖學府清華大學之后,又陸續進入中科院聲學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分別讀完了他的本科、碩士、博士課程,并攻讀到了博士后。

    即便是一直以來的學霸,在剛出國那幾年,口語依然達不到要求。這是中國學生學習英語的普遍情況,投入產出比堪憂。

    2003年,朱奇峰因故去法語國家瑞士。他請說法語的同學教了一些基本的法語,他說一句,同學糾正一句。在“鸚鵡學舌”般學習法語基本用語的過程中,朱奇峰福至心靈,用人工智能語音技術可以代替的過程何必一定要浪費人工溝通成本?他一鼓作氣,運用人工智能,做成了一個能在音節層次上去糾正發音錯誤的技術。

    這項技術促成了美國Arivoc公司的成立,2011年,朱奇峰回國創辦Arivoc中國區——清睿國際教育集團,精心挑選國內外優秀的專業人士將智能口語教練系統結合國人的學習情況進行改版、升級,開發了“口語100” 網絡學習空間。

    2012年試點推廣,朱奇峰帶著“口語100”來到深圳,因為推廣無門,他找到一些贊助了教研會的英語書報刊代理,希望可以在教研會上占用大家半小時的時間,讓他介紹自己的產品。也許是人心所歸,他才講了一半,已經被在場的一線英語老師們打斷,希望他可以前往學校面見校領導以推廣他的產品。市場從此打開得“一發不可收拾”。



    “復讀機”在十多年前曾風靡一時,因為復讀機可以錄制學習者的發音,并與正確發音進行對比。只不過復讀機只能精確到句,而朱奇峰的“口語100”卻可以精確到音節。往低里說,這是一個智能復讀機,但實際上,它被描述成“智能教練”更為貼切,這是一個家教場景的模擬,人工智能的好處就在于它可以模擬人類,并且不必考慮人類的消極情緒,針對某一個發音錯誤的音節反復糾正,在課文讀完之后整體打分,再加上人工智能的虛擬現實包裝,使得價值感十足。

    在“口語100”官網首頁,記者傾聽了全國幾千所學校的瑯瑯讀書聲,還“領略”了這幾千所虛擬校園的風景。這不僅是一個學習工具,更是一個基于人工智能的學習社交網站,只要同學有意愿,他的聲音便可登錄到虛擬社交主頁,供其他同學參照、對比。幾千所學校里,每周進行評測,公開朗讀聲音、分數和排名,同學之間進行打分和PK,互動性帶來了高參與性和活躍度,也能夠真正幫助中國學生告別啞巴英語。這個基于學習的社交網站類似于fb,卻只呈現學習部分的新鮮事,還有類似于“勤學榜”的榜單,勤奮努力的學生自然“加冕”。

    這些只是“口語100”對英語口語的錘煉部分。在教育上,朱奇峰是希望先把英語學科全方位做透,成為信息化教育領域的榜樣。前文提到的“核心素養”等教育大方向的把握就是如此,讓“口語100”變為帶動其他學科發展的領頭羊,解決更普遍的學生課業問題。以教育信息化推動面向21世紀的現代教育,這不僅是一個千億市場,還是通過影響信息化教育的未來,進而影響教育事業格局的大事。“以分類推進深度融合的原則,深入推動英語學科教學的變革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這個領域還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朱奇峰說。



    十年來,國家在信息化教育的投資花了上千億,風投在過去十年也砸了500億,2012年以來,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到GDP的4%,同年,教育部發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年-2020年)》也提出,各級政府在教育經費中按不低于8%的比例支持教育信息化經費,幾乎所有中小學在線教育都在燒這筆錢,然而朱奇峰的清睿卻走了一條不同的道路。

    面市五年來,“口語100”已達到了連續三年以C端終端用戶付費模式連續盈利。2015年12月,清睿教育正式登陸新三板,俞敏洪、王亞偉等背后投資人的身份也漸浮水面,清睿迅速成為科技創業圈及教育圈的熱議對象,并獲得中國K12“互聯網+教育”第一股的美譽。今年4月21日,清睿首次向公眾發布登錄新三板的2015年財報,報告顯示,2015年業績再上新臺階,年收入3291萬元,增長45%,其中營業收入近2889萬元,同比增長38%,凈利潤358萬余元,順利完成2015年經營目標。

    26個省、280個城市、8700所學校,用戶將近900萬,這些數字打破了長久以來行業內的困惑,“互聯網+教育”是可以盈利的。事實上,從面市的第三年的全國擴張中就保持盈利,并且產值每年成倍增長。清睿僅僅去年一年就創造了近1個億的流水,連續盈利,ABC三輪融來的資都沒有花,朱奇峰說,這筆錢將來會用在增大體量上,也許不遠的未來,清睿就將開始他們帶有強烈清睿特色的并購擴張。

    資本游戲這個對朱奇峰來說的未知領域也許未來不可避免,但“互聯網教育”是什么,朱奇峰一直看得非常明白,不光是軟件、產品及體驗,而是如何跟教育相結合,面向核心素養的培養,擺正教育未來的朝向。對朱奇峰而言,幫助學生如何應試似乎更簡單、更容易賺錢,但即便這樣賺來的錢他也不會感到自豪,自帶使命感的朱奇峰堅信做事情要“做得漂亮”,這些都讓朱奇峰多少帶上了一些堅毅的畫風。

    清睿的員工鼓勵制度是股份激勵,不免讓人對這些生長在清睿內部的員工羨慕起來,有一個“賺錢機器”公司做后盾,對于這些員工而言,無需考慮生活壓力,就只剩創造價值了,碰巧,這貼合了清睿的理念,“通過應用創造價值”;而對朱奇峰而言,這已經不是賺多少錢的問題了,而是賺哪些錢的問題。按照清睿目前的C端終端付費率來看,持續盈利是必然的,持續擴張體量也是必然的。我們未來要關注的,將會是朱奇峰清睿的傳說將指向哪片江湖。

中國網 馮竹 舒珺